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鄭明析老師的故事]屍體中的相片


背景:
1945年二戰結束後,長達35年的日治時期在韓國正式結束。好景不常,很快地在1950又爆發韓戰,整個朝鮮半島籠罩在戰火的摧殘之中。經歷煙硝瀰漫的苦日子,韓戰結束後韓國經濟立時陷入困境,人民百姓在饑荒、瘟疫肆虐的苦境中苟延殘喘。
不久之後越戰爆發,韓國政府抓住這個機會答應美軍的請求出兵越南,1965年到1973年間共累計派遣了32萬人力。殘酷的戰爭卻諷刺地成了韓國政府的救命繩索,因為出兵越南,期間共得到美援高達十億美金!此外對於軍事往現代化推進也是一個墊腳石,這期間中更有許多民間企業前往進行工程、運輸等業務,大筆的戰爭財成為這些企業往後發展為財閥的資本,韓國經濟能夠從戰後恢復期邁進經濟起飛期,越戰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鄭明析老師的故事]鐵牢中的實踐家

冬天即將到來,台灣的濕冷天氣想必讓許多人吃盡苦頭,尤其正在馬祖服役的我,早有耳聞這裡冬季時的寒風刺骨,連在房間裡室溫也足夠直讓人打哆嗦。同樣在馬祖服役的同學分享,冬天時除了厚棉被,裏頭還包裹一層睡袋,依然讓他難以入眠!更糟的是濕氣,除了讓體感溫度更下降以外,也讓生活不得不依賴除濕機,一少了除濕機所有的家具都會長出綠色的黴斑,可怕至極!
攝理晨星왕호(@mstar316)分享的貼文 張貼
夏秋的傍晚,碼頭邊會有許多軍人沿著岸邊跑步、作自主訓練;居民飯後也習慣出門散步幫助消化,但是學長告訴我,當真正寒冬的時期,誰也不想出門,海岸邊絕對是空無一人的。所以冬天想必會打消許多人運動的念頭,當然也包括低溫耐受力極低的我。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馬祖生活]再訪鹿之島 北竿 大坵島遺址

淹上碼頭的潮水
10月份的馬祖少了烈日的炙熱非常涼爽,可以說是背包旅人最佳遊馬的季節,然而此時的馬祖海域已經不如夏季那般風和日麗,動不動就會碰見島際航班停航的窘境,兩三天沒有開船也是常有的事,哪時開航了,又會把人晃得七葷八素,直叫吃不消,但當你安全上岸後,又會立刻被這裡的風景與人文迷住,尤其相較於台灣,馬祖的空氣少了各種烏黑的排氣管加持,清新許多。

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晨星隨筆]丟棄舊事物

昨天在學校垃圾場整理垃圾時,平時和我很要好的兔寶看見我,興奮地衝過來打招呼,殊不知垃圾桶太滿了,從桶裡溢出來的幾張垃圾中,有一個很像揉皺的紙飛機,上面還有一個原子筆畫的一團大黑點的眼睛,兔寶看見那個作品(?)大聲喊說:「那是我的虎皮鸚鵡!」

這時從辦公室走出來的媽媽(學校教職員)看見了,尷尬地笑說:「那不是被我丟了嗎?被你發現了。」勉為其難地把兔寶的寶貝收進他的口袋,一邊回頭小聲對我抱怨:「你掃太慢了啦!」
我咯咯地笑看這一切,想著每個小孩的童年都有許多被爸媽丟掉''寶貝''的回憶啊!
還記得小時候的一天下午,突然想到後院去逛逛,推開後門時,卻看見了至今仍忘不了的一幕。我爸把我的寶貝小毯狠狠地甩出圍牆,丟下後院外的水溝理。我大哭大叫,但已回天乏術,無法把我的寶貝救回來,為此難過了好幾天,''技術太差''的爸爸還被媽媽訓了一頓呢。
Gordon(CC BY-SA 2.0)
現在想起來自己也不太能理解,一條四個邊都被我啃爛,而且味道超級臭的毯子,卻讓我情有獨鍾,到哪都得抱著,睡覺也得裹著才能安然入睡。還記得爸媽很長時間不斷勸我換條新毯子,從小固執的我說甚麼也不肯,最後爸媽實在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吧?
然而,就像我們死抓著臭掉的爛毯子不肯鬆手一般,在神面前我們有時候是否也這樣抓著壞掉的想法或習慣,不肯丟棄也不願改正呢?
埋葬舊事物吧!
撒但魔鬼讓人對舊事物上癮,反覆地做那件事。若出來到新歷史,就能從撒但魔鬼那裡、舊事物那裡完全脫離出來。
攝理教會 鄭明析 牧師
2017.11.7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替代役]教育役週記-全校拼畫

週五是一年一度的全校秋季郊遊日,之前因為種種原因一波三折,活動延期到十一月才順利舉辦。秋郊,顧名思義就是學生們最快樂的郊遊啦!不過這個島實在小得可憐,所以走到目的地參觀,再折回學校根本不用花半天的時間,所以比起參觀從幼稚園到國三時期幾乎每年都差不多的目的地(不外乎就是島上的堡壘或少數幾個景點),全校師生最期待的,大概還是中午回到校園之後的烤肉大會吧?
但這些忙碌的事前準備到事後收拾,舉凡到碼頭搬運來的食材、分裝、洗菜、清點清洗碗盤、端菜、烤肉桌椅預備、生火、到最後的收拾工作、垃圾回收...我們全都得參與其中,所以一整天忙碌下來可以說幾乎沒有閒下來的時間。不過,能夠在島上吃到朝思暮想的烤香腸,疲累的身心也算是得到補償了吧? XD
由於學校的大小活動都會邀請家長一起參與,所以結束中午的烤肉大會之後,下午就緊接著舉行親職活動,讓來到學校的家長能與自己的孩子一起進行不一樣的體驗。這次輔導室為了明年的校慶活動需要,特別準備讓全校師生與家長共同完成團體拼畫!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生命見證]攝理教會的時代保羅

Adrian Hu(CC BY-NC-ND 2.0)
小廖是一名業務員,在職場打滾多年,遇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事物,剛到攝理教會時,他心裡帶著一股自視甚高的傲氣。「這裡哪有甚麼可以教我的啊?」他這麼說。
不過真正定下心來一起讚美、禱告時,他發現自己情不自禁地愛上了讚美與禱告,每當有新歌曲發表時,他會以光一般的速度立刻學會!當然啦,在社會上衝撞許久,早就已經習慣人與人之間的交往,總是建立在利益之上,但是他發現攝理教友們之間從來沒有這樣的氛圍,彼此為對方禱告時,總是真心的付出關心與精誠擺上禱告,特別讓他感動!
而學習三十個論聖經話語更是讓小廖震撼不已,每一次的課程對他而言就像打通任督二脈伊般,讓他覺得暢快,一次次的課程慢慢解開多年以來對於聖經的種種疑問,讓他感受到這話語無庸置疑,是最棒的學習。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替代役]教育役週記-出征

同學們經過漫長的訓練期,再加上之前因風浪過大延後兩星期,校際運動會終於在周末順利展開啦!由於學校學生人數過少,幾乎每一項運動都是全體學生一起受訓,但受限於報名人數限制,賽前再擇優報名,儘管如此,平均每個人都還是至少扛下兩個項目的競賽!
這段期間學生們每天放學後就先到籃球場集;每週有兩天晚自習暫停,飯後繼續練習桌球;而每天的第二節課間活動時間,則要揮揮木球保持球感,這麼頻繁的操練下,還要兼顧課業,也真難為這些學生了!
賽事連續三天在南竿島舉行,需要住宿兩夜,換洗衣物加上不同的球具和球鞋,學生們各個行李大小包扛,我和校工幫忙把行李運到碼頭去,學生們則排路隊從校舍沿著馬路信步走下碼頭。看著他們在碼頭邊開心集合時,偷偷拍了一張照留念。
當然比賽結果肯定有勝負之分,也許有些孩子會暫時性地在意一時的勝負,但套一句我的教練以前常對我們說的話:輸贏乃兵家常事。
多年以後誰也不在意當時的獎牌到底拿了幾個,但是這段和同儕們一齊努力練習、互相打氣的回憶,才是更加珍貴的寶藏呢!
另一方面,比起拼命往書裡去的台灣學子,這些孩子有更精彩的國中生涯,所以雖然看他們每天疲累不堪,但我可是打從心底羨慕這樣的生活,回想起我的國中生活大概就只有考卷,和無數個因為成績落後而襲來的怒吼。有一位朋友聽我提起這裡孩子們的生活,說:這才是教育應有的樣子,比起補習和考卷,應該有更多元的體驗。是阿,不管結果如何,這樣的體驗是人人都羨慕的阿,今天就開心的出征去罷~~~
2017.10.31
<完全不會游泳的人>只要練習並鍛鍊,就會做得好上一百倍。沒學過游泳而不會游的時候,連兩公尺都無法好好地前進。若學習,就能前進一百公尺、五百公尺、一千公尺,所以甚至會做得好上一百倍。<信仰>也是如此。每個人都要定下目標來學習禱告、傳道、講義、管理、各種藝術或萬事的各種事情,然後要經過鍛鍊再來挑戰才會成功。  攝理教會 鄭明析 牧師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馬祖生活]鹿之島 大坵生態樂園民宿

距離上次初訪大坵也不過是一個月前的事,為了在今年的航班停航前再次與這些可愛的梅花鹿相見歡,這趟出遊特別安排了大坵兩天一夜行,不用被船班的時間綑綁,讓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在島上走透透!
當然啦,大坵島上唯一的民宿--大坵生態樂園,成為了過夜唯一的選擇。不過,當初要獨自過夜也是耗費了王皓一身力氣,才好不容易說服老闆收留,因為老闆主要經營遊客的餐點為主要收入,住宿者因為沒有其他選擇,三餐想必得靠老闆張羅,但是只有一位客人反而難倒了老闆不知該如何準備。當初也是與老闆周旋一陣後,老闆請我自理午餐和隔天早餐,晚餐則是隨意搭伙,才妥協讓我留宿。所以想獨自過夜的背包朋友,可得先有碰一鼻子灰的準備啦!
民宿都是閩東的傳統建築,因為島上居民都已遷居他處,由老闆獨自承租下來。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替代役]教育役週記-挨罵

-JosephB- (CC BY-NC-ND 2.0)
上週我和學長一起打掃了國中教室後方的水溝,忍著蚊子群的猛攻,盡可能地把水溝裡和走道上堆積的落葉掃成堆,然後裝進麻布袋,準備明天處理掉。因為落葉的堆積量實在龐大,沒幾公尺就可以裝成一大~包!掃到某一個區間,突然出現大量的飲料罐和垃圾,上次清掃時是暑假期間,並沒有出現這麼大量的垃圾過,於是我們很自然地懷疑是學生從教室丟出來的,唉~果然是國中小屁孩會做的事阿!
我們打掃告一段落後,我把這件事告訴國中導師,請他們特別留意。當替代役的好處就是很容易和學生們相處一塊,又不用負起管教的責任,這種需要扮黑臉的時候,退居幕後交給老師們就可以了,嘻嘻。
老師們很有智慧地說:我們會再觀察一陣子,避免因為風吹的關係,讓我們不小心誤會孩子們。也是,馬祖的風隨時都有颱風的程度,而且常常沒日沒夜地吹,合理的懷疑是風吹也有可能,然後在近幾天老師們真的很努力去巡邏,探查是否有新的垃圾出現。
結果,今天還真的出現了一罐寶特瓶,想當然爾,全國中部的學生集合用餐前的訓話,狠狠地被訓導怒斥了一頓,音量大到穿過大樓前的停車場和餐廳的玻璃,還足以讓快樂用餐的國小部一起回頭的地步。老實說聽到那怒吼,內心冒出一點小愧疚,畢竟平常和學生們相處像朋友一般。但我認為學校是教育的空間,不管是誰都應該負起教育的責任,教育不僅止於課堂上、書本中的內容,生活教育應該更為重要,這是全校教職員都應負起這個責任,所謂言教不如身教,一起生活在這個空間,任誰都有可能成為孩子學習的榜樣。同樣地,看到孩子有偏差的行為,也應該有職責一起教育他們。
學生們知道平常和他們玩樂一塊的替代役竟然是報馬仔,應該會有被背叛的心情吧?當然我是不會告訴他們的啦~~
2017.10.24
若沒有把<環境>弄乾淨而是放著不管,那裡就會變髒、發出惡臭、變成可怕的地方。
<自己>也是一樣,若沒有改正錯誤的部分、沒有造就自己而是呆呆不動,就會擁有「骯髒的內心、想法和行為」,成為「可怕的人」。
攝理教會 鄭明析 牧師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替代役]107年停止徵兵 末代教育役的任務

Public Domain Dedication
相信許多人已經得知消息,明(107)年起國防部將停止徵兵,改由全募兵制,因此像我一樣82年以前需服一年兵役的役男,將無條件改服替代役,而83年以後的役男則無條件服4個月的軍事訓練(不過有宗教或家庭因素者依然可申請服替代役)。
而替代役因為82年以前出生還未服役的役男人數,不如現在的人數多,而且即將每年快速下滑,所以目前''玲瑯滿目''的替代役役別勢必需要調整,好讓受訓人員和資源集中,所以明年僅剩下研發替代役、警察役、消防役、社會役和公共行政役,108年以後則僅剩研發替代役、警察役、消防役和社會役;而83年以後申請服替代役者,都只有警察役和消防役開缺。
換句話說,目前的醫療役、文化役、體育役、農業役、司法役、觀光役......當然包括我們教育服務役,都將走入歷史,我剛到服勤學校報到時就立刻收到了我是末代教育役的消息QQ

不知是否為了讓學校漸漸適應這個''事實'',我的學長們一個個退伍了(註),但是我的學弟卻遲遲沒有出現,雖然大多數的職員會體恤因為人力逐漸凋零,而不敢交付太多工作,但是身為末代替代役,我覺得比起工作負擔增加而心理不平衡或者每天累得要死,更重要的是要幫助學校能夠慢慢地把役男的工作接收回去,畢竟再累也幾個月的時間,但役男離開後學校往後要繼續經營數年、數十年,總不能役男退伍離開後,那些工作再也沒人接收吧?因此我覺得末代教育役的重要工作大概就是慢慢交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