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晨星隨筆]傷疤

mendhak(CC BY-SA 2.0)
在我服務的學校,有個孩子和朋友打籃球時,不小心被鏡架劃傷臉龐,俊秀的臉立時鮮血直流,被緊急送到衛生所治療。一兩周後傷口已經癒合,不過臉上那道長長的傷疤卻很明顯,我很替他覺得可惜,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在臉上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記。
恰好回台休假的期間,發現教會旁邊有一家新開的藥局,於是在藥局裡替那孩子買了一條除疤藥膏,連同本來要寄回馬祖的重要公文一起送交快捷,希望能夠及時阻止傷疤繼續加深,恢復平滑的皮膚!
假如有人因為發生事故而在臉上留下了「傷口」, <有傷口的臉>就無法被稱為「完好的臉」。 後來那傷口若完全復原,那時就能被當成「完好的人」。

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

[晨星隨筆]暈眩症時祢在我身邊

無盡的旋轉,
是視線、是思緒,
無盡的昏睡,
是藥效、是逃離,
旁人的吵雜輕飄進耳裡,
立刻被腦中的漩渦
絞碎剝離屍骨無存。
日昇月落與我何干?
我只管在腦海中使勁地跳著旋轉舞,
一圈又一圈、一回再一回...

「出去走走吧!」
這話說得溫柔卻清晰,
原來...
祢一直在身邊。

早臨的夜伴隨
肆意吹襲的凜冽,
樹蔭鋪天
有榕路不意外地漆黑。
瞬即,
沿路點起微弱的光,
如往常,
祢的浪漫伴隨。
渺小卻明亮,
是我腳前的明燈、路上的光,
大衛王的千年告白
如今呈現在眼前。

祢在我身邊...
祢在我身邊!
是的,祢確實在我身邊!
如果再走一回,
我不會忘記
祢在我身邊!
再走一回也要
選擇這幸福無比的攝理路,
因為有主在身邊。
2017.11.26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鄭明析老師的故事]屍體中的相片


背景:
1945年二戰結束後,長達35年的日治時期在韓國正式結束。好景不常,很快地在1950又爆發韓戰,整個朝鮮半島籠罩在戰火的摧殘之中。經歷煙硝瀰漫的苦日子,韓戰結束後韓國經濟立時陷入困境,人民百姓在饑荒、瘟疫肆虐的苦境中苟延殘喘。
不久之後越戰爆發,韓國政府抓住這個機會答應美軍的請求出兵越南,1965年到1973年間共累計派遣了32萬人力。殘酷的戰爭卻諷刺地成了韓國政府的救命繩索,因為出兵越南,期間共得到美援高達十億美金!此外對於軍事往現代化推進也是一個墊腳石,這期間中更有許多民間企業前往進行工程、運輸等業務,大筆的戰爭財成為這些企業往後發展為財閥的資本,韓國經濟能夠從戰後恢復期邁進經濟起飛期,越戰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鄭明析老師的故事]鐵牢中的實踐家

冬天即將到來,台灣的濕冷天氣想必讓許多人吃盡苦頭,尤其正在馬祖服役的我,早有耳聞這裡冬季時的寒風刺骨,連在房間裡室溫也足夠直讓人打哆嗦。同樣在馬祖服役的同學分享,冬天時除了厚棉被,裏頭還包裹一層睡袋,依然讓他難以入眠!更糟的是濕氣,除了讓體感溫度更下降以外,也讓生活不得不依賴除濕機,一少了除濕機所有的家具都會長出綠色的黴斑,可怕至極!
攝理晨星왕호(@mstar316)分享的貼文 張貼
夏秋的傍晚,碼頭邊會有許多軍人沿著岸邊跑步、作自主訓練;居民飯後也習慣出門散步幫助消化,但是學長告訴我,當真正寒冬的時期,誰也不想出門,海岸邊絕對是空無一人的。所以冬天想必會打消許多人運動的念頭,當然也包括低溫耐受力極低的我。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馬祖生活]再訪鹿之島 北竿 大坵島遺址

淹上碼頭的潮水
10月份的馬祖少了烈日的炙熱非常涼爽,可以說是背包旅人最佳遊馬的季節,然而此時的馬祖海域已經不如夏季那般風和日麗,動不動就會碰見島際航班停航的窘境,兩三天沒有開船也是常有的事,哪時開航了,又會把人晃得七葷八素,直叫吃不消,但當你安全上岸後,又會立刻被這裡的風景與人文迷住,尤其相較於台灣,馬祖的空氣少了各種烏黑的排氣管加持,清新許多。

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晨星隨筆]丟棄舊事物

昨天在學校垃圾場整理垃圾時,平時和我很要好的兔寶看見我,興奮地衝過來打招呼,殊不知垃圾桶太滿了,從桶裡溢出來的幾張垃圾中,有一個很像揉皺的紙飛機,上面還有一個原子筆畫的一團大黑點的眼睛,兔寶看見那個作品(?)大聲喊說:「那是我的虎皮鸚鵡!」

這時從辦公室走出來的媽媽(學校教職員)看見了,尷尬地笑說:「那不是被我丟了嗎?被你發現了。」勉為其難地把兔寶的寶貝收進他的口袋,一邊回頭小聲對我抱怨:「你掃太慢了啦!」
我咯咯地笑看這一切,想著每個小孩的童年都有許多被爸媽丟掉''寶貝''的回憶啊!
還記得小時候的一天下午,突然想到後院去逛逛,推開後門時,卻看見了至今仍忘不了的一幕。我爸把我的寶貝小毯狠狠地甩出圍牆,丟下後院外的水溝理。我大哭大叫,但已回天乏術,無法把我的寶貝救回來,為此難過了好幾天,''技術太差''的爸爸還被媽媽訓了一頓呢。
Gordon(CC BY-SA 2.0)
現在想起來自己也不太能理解,一條四個邊都被我啃爛,而且味道超級臭的毯子,卻讓我情有獨鍾,到哪都得抱著,睡覺也得裹著才能安然入睡。還記得爸媽很長時間不斷勸我換條新毯子,從小固執的我說甚麼也不肯,最後爸媽實在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吧?
然而,就像我們死抓著臭掉的爛毯子不肯鬆手一般,在神面前我們有時候是否也這樣抓著壞掉的想法或習慣,不肯丟棄也不願改正呢?
埋葬舊事物吧!
撒但魔鬼讓人對舊事物上癮,反覆地做那件事。若出來到新歷史,就能從撒但魔鬼那裡、舊事物那裡完全脫離出來。
攝理教會 鄭明析 牧師
2017.11.7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替代役]教育役週記-全校拼畫

週五是一年一度的全校秋季郊遊日,之前因為種種原因一波三折,活動延期到十一月才順利舉辦。秋郊,顧名思義就是學生們最快樂的郊遊啦!不過這個島實在小得可憐,所以走到目的地參觀,再折回學校根本不用花半天的時間,所以比起參觀從幼稚園到國三時期幾乎每年都差不多的目的地(不外乎就是島上的堡壘或少數幾個景點),全校師生最期待的,大概還是中午回到校園之後的烤肉大會吧?
但這些忙碌的事前準備到事後收拾,舉凡到碼頭搬運來的食材、分裝、洗菜、清點清洗碗盤、端菜、烤肉桌椅預備、生火、到最後的收拾工作、垃圾回收...我們全都得參與其中,所以一整天忙碌下來可以說幾乎沒有閒下來的時間。不過,能夠在島上吃到朝思暮想的烤香腸,疲累的身心也算是得到補償了吧? XD
由於學校的大小活動都會邀請家長一起參與,所以結束中午的烤肉大會之後,下午就緊接著舉行親職活動,讓來到學校的家長能與自己的孩子一起進行不一樣的體驗。這次輔導室為了明年的校慶活動需要,特別準備讓全校師生與家長共同完成團體拼畫!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生命見證]攝理教會的時代保羅

Adrian Hu(CC BY-NC-ND 2.0)
小廖是一名業務員,在職場打滾多年,遇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事物,剛到攝理教會時,他心裡帶著一股自視甚高的傲氣。「這裡哪有甚麼可以教我的啊?」他這麼說。
不過真正定下心來一起讚美、禱告時,他發現自己情不自禁地愛上了讚美與禱告,每當有新歌曲發表時,他會以光一般的速度立刻學會!當然啦,在社會上衝撞許久,早就已經習慣人與人之間的交往,總是建立在利益之上,但是他發現攝理教友們之間從來沒有這樣的氛圍,彼此為對方禱告時,總是真心的付出關心與精誠擺上禱告,特別讓他感動!
而學習三十個論聖經話語更是讓小廖震撼不已,每一次的課程對他而言就像打通任督二脈伊般,讓他覺得暢快,一次次的課程慢慢解開多年以來對於聖經的種種疑問,讓他感受到這話語無庸置疑,是最棒的學習。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替代役]教育役週記-出征

同學們經過漫長的訓練期,再加上之前因風浪過大延後兩星期,校際運動會終於在周末順利展開啦!由於學校學生人數過少,幾乎每一項運動都是全體學生一起受訓,但受限於報名人數限制,賽前再擇優報名,儘管如此,平均每個人都還是至少扛下兩個項目的競賽!
這段期間學生們每天放學後就先到籃球場集;每週有兩天晚自習暫停,飯後繼續練習桌球;而每天的第二節課間活動時間,則要揮揮木球保持球感,這麼頻繁的操練下,還要兼顧課業,也真難為這些學生了!
賽事連續三天在南竿島舉行,需要住宿兩夜,換洗衣物加上不同的球具和球鞋,學生們各個行李大小包扛,我和校工幫忙把行李運到碼頭去,學生們則排路隊從校舍沿著馬路信步走下碼頭。看著他們在碼頭邊開心集合時,偷偷拍了一張照留念。
當然比賽結果肯定有勝負之分,也許有些孩子會暫時性地在意一時的勝負,但套一句我的教練以前常對我們說的話:輸贏乃兵家常事。
多年以後誰也不在意當時的獎牌到底拿了幾個,但是這段和同儕們一齊努力練習、互相打氣的回憶,才是更加珍貴的寶藏呢!
另一方面,比起拼命往書裡去的台灣學子,這些孩子有更精彩的國中生涯,所以雖然看他們每天疲累不堪,但我可是打從心底羨慕這樣的生活,回想起我的國中生活大概就只有考卷,和無數個因為成績落後而襲來的怒吼。有一位朋友聽我提起這裡孩子們的生活,說:這才是教育應有的樣子,比起補習和考卷,應該有更多元的體驗。是阿,不管結果如何,這樣的體驗是人人都羨慕的阿,今天就開心的出征去罷~~~
2017.10.31
<完全不會游泳的人>只要練習並鍛鍊,就會做得好上一百倍。沒學過游泳而不會游的時候,連兩公尺都無法好好地前進。若學習,就能前進一百公尺、五百公尺、一千公尺,所以甚至會做得好上一百倍。<信仰>也是如此。每個人都要定下目標來學習禱告、傳道、講義、管理、各種藝術或萬事的各種事情,然後要經過鍛鍊再來挑戰才會成功。  攝理教會 鄭明析 牧師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馬祖生活]鹿之島 大坵生態樂園民宿

距離上次初訪大坵也不過是一個月前的事,為了在今年的航班停航前再次與這些可愛的梅花鹿相見歡,這趟出遊特別安排了大坵兩天一夜行,不用被船班的時間綑綁,讓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在島上走透透!
當然啦,大坵島上唯一的民宿--大坵生態樂園,成為了過夜唯一的選擇。不過,當初要獨自過夜也是耗費了王皓一身力氣,才好不容易說服老闆收留,因為老闆主要經營遊客的餐點為主要收入,住宿者因為沒有其他選擇,三餐想必得靠老闆張羅,但是只有一位客人反而難倒了老闆不知該如何準備。當初也是與老闆周旋一陣後,老闆請我自理午餐和隔天早餐,晚餐則是隨意搭伙,才妥協讓我留宿。所以想獨自過夜的背包朋友,可得先有碰一鼻子灰的準備啦!
民宿都是閩東的傳統建築,因為島上居民都已遷居他處,由老闆獨自承租下來。